旅游项目专线:010-56098207  13366698896
服务案例
清东陵三年旅游营销策划
唐山环城水系旅游规划
秦皇岛冷口温泉旅游小镇总体规划
最新动态
联系我们


电话:010-56098207 

24小时热线:13366698896

邮箱:mail@citw2008.com
网址:www.citw2008.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宇达创意中心5号楼


动态关注
“十三五”旅游实施二维定位 产业、事业要分开
发布:2015-11-17  来源:中国网  编辑:白金会娱乐

中国网11月5日讯 过去三十多年的发展,把旅游事业作成了旅游产业,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市场经济发展的大潮中,旅游产业还需要大力发展,充分发挥其在促进消费、投资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但另一方面,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以及更长远的百年发展目标的实现,需要我们在发展旅游的过程中适度回归、积极强调旅游的事业性。这既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提升旅游业社会地位的主要路径。产业是事业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不是催生出来的。

实际上,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中能够发现,除了规定制定旅游法的目的的第一条和旅游法约束范围的第二条,紧接着的第三条就是“国家发展旅游事业,完善旅游公共服务”。相信把这一条放在这个位置上是有其独特的意义和深邃的考虑的。只可惜的是,在旅游法的各种解读中,对如此重要的第三条似乎都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

旅游公共服务体系建设需结合研学旅游发展构想

在“十三五”旅游发展规划中要突出旅游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篇幅,这其中包括自驾车旅游公共服务体系、与旅游目的地发展阶段相适应的旅游问询服务体系、能够满足自由行需要的无缝衔接交通服务等;需要突出重视发展旅游对于年轻人素质提升和人格完善的积极作用,积极谋划和布局与此相关的旅游设施、服务、产品的扶持与建设任务;需要突出旅游发展与全民小康之间的关系,要区分因小康而旅游、以旅游示小康、展旅游之小康三者之间的差异,在初步小康型旅游大国到全面小康型旅游大国再到初步富裕型旅游强国的转变过程中,明确温饱型旅游与小康型旅游之间的差异。目前有太多的旅游消费只是温饱型的旅游而没有达到小康型的旅游之程度。

为此,除了常规所涉及的旅游公共服务设施规划与发展外,需要结合已经提出的研学旅游发展构想,从土地政策、税收政策、公益组织培育或商业组织的公益行动等多个层面,加强夏令营体系、青年旅舍体系、背包客栈体系等方面的发展政策支撑体系的设计;需要立足更加亲民的价格、更加开放的空间、更加自主的体验,加快构建国家公园体系、国家休闲区体系、国家度假区体系等相关供给体系;需要将休闲/旅游公共设施建设与彩票公益金的使用结合起来,规定使用相应比例的彩票公益金建设休闲/旅游有关的公共服务设施,尤其是面向青少年夏令营/冬令营等户外休闲/旅游活动需要的相关设施。

“十三五”旅游发展规划由谁发布提升其权威性?

以往的旅游发展五年规划对于全国旅游发展产生了积极的作用与影响,但客观上这些五年规划的落实效果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

其中原因很多,有两个方面值得重视,一方面是因为以往的旅游发展五年规划存在越位嫌疑,不仅规划涉及内容庞杂,更重要的是规划文本还参杂了不少本来应该由市场自身解决的内容,但市场未必听政府的,政府的规划自然容易沦为一纸空文。

另一方面,规划权威性与规划覆盖面之间的非耦合性关系所致。旅游业突出的综合带动作用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旅游业对其它行业的多重依赖性,但显然其它行业成为旅游发展的掣肘的时候,旅游行政主管部门的五年发展规划显然无法调动其它行业的发展建设,旅游规划的权威性受制于旅游规划部门的权威性。全国性旅游规划的实施有赖于与各省市旅游规划的衔接,但由于全国旅游规划的施动者和受动者之间不具有行政隶属规范关系,行政权威在全国旅游发展规划的贯彻落实过程中显然无法发挥作用,旅游发展五年规划流产的概率会大大提高。

这些现象与问题完全有可能随着2014年9月份成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出台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如果“十三五”旅游发展规划能够由部际联席会议来通过并发布的话,其权威性以及执行的保障性将会有极大的提升。

“跳出旅游看旅游”与“就旅游论旅游”的思路

“十三五”旅游发展规划是面向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及2049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规划,因此实际上是围绕着未来五年和三十五年国家战略来制定旅游发展规划,而不是简单地制定旅游发展的战略。这两者是有者根本的差别的,前者是“跳出旅游看旅游”的思路,后者则是“就旅游论旅游”的思路。

无论是国内旅游还是出境旅游,中国都堪称大国,但细究下来,更准确的提法恐怕不是旅游大国,而是大国旅游。这主要体现在中国的旅游市场需求庞大,旅游出游人口增长迅速。但是在大国旅游阶段,推动旅游供给面增长的并不一定是企业自身的能力。这就像是一个孩子窜了个儿,但还依然是个孩子一样,中国还很难在这个阶段真正成为世界旅游大国,有意义的世界旅游大国应该是具有结构优化作为基础、有庞大产业规模的旅游国家。未来建设世界旅游强国的目标,不仅在于旅游产业规模、旅游市场规模,更主要的应该表现为产业自信、市场开放、体验满意、产业融通、旅行自由、无缝服务(公共服务设施)、环境优良。

同时也表现为具有真正自生发展能力的大型甚至巨型旅游或涉旅企业集团,同时应该具有铺天盖地具有旺盛生命力、扎实承接旅游服务需求、确切带动旅游就业的中小旅游企业。顶天立地大企业与铺天盖地小企业都是建设世界旅游强国所需要的。当然,小企业需要互联网技术来衔接需求与供给,在“十三五”规划中需要加强对中小旅游企业额互联网方面的支持,如果能够争取平台型大企业对这些中小旅游企业进行有效整合,那么传统意义上的“小散弱差”就未必是取缔、取代的对象,在整合与提升中,小散弱差旅游企业将能够焕发出新的生机,成为有效应对分散性、个性化旅游需求的重要力量。同时要出台政策引导巨无霸型涉旅企业真正从创新基因、学习能力等方面不断提高自身实力,处理好自主发展和外部购买之间的关系。现在很多企业热衷于通过国际并购迅速壮大规模、提升“国际地位”,但急速的并购埋下了很多隐患(包括标的评估、后续整合、能力置换、品牌转移等)。

点轴理论在区域旅游发展过程中依然适用,但在中小尺度空间内的旅游发展需要将“点”进一步拓展到“面”,这符合旅游消费转型升级的大方向。未来旅游消费的休闲化、度假化发展需要从“面”上更全方位的满足,全域旅游的发展就成了旅游发展的必然要求。当然,全域旅游并不是有些人理解的全面开花,更不是“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模式。全域旅游主要还是一种发展理念,强调的是各行各业积极融入其中、各级部门齐抓共管、全体居民共同参与、各类要素全面利用的发展模式,突出体现居民与游客共享,着力提供全过程、全时空、全方位的旅游体验。团队游时代的旅游体验质量可以通过节点的管控来加以控制和保障,而散客化时代由于游客的行动空间的分散性,极大地加大了旅游体验质量的保障难度。散客化发展潮流所推动的全域化旅游发展,要求旅游行政管理体制的及时调整与创新,一方面旅游领域的政府主导应该更多地突出旅游目的地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另一方面,则需要及时调整旅游行政管理体制的规格,以强化对公共资源的调控能力,通过资源协调、服务对接等具体措施来保证全域旅游理念的落地。目前各地积极推进的旅游发展委员会模式是一种可行的模式,有些地方的旅游发展委员会在具体设立过程中,参照了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系会议制度的模式进行了领导的高配,比如有些县一级的旅游发展委员会由县长任旅游委书记,由县委常委任旅游委主任,从而显著地提高了旅游委的协调能力,有力地推动了全域旅游的发展。

入境疲软与出境强劲的分析

入境疲软与出境强劲相互关联,可能源于同样的原因。入境旅游发展疲软并不是因为中国没有优质的资源,而是因为依托这些优质资源所形成的旅游产品往往是孤立的,缺乏优良的旅游产品生态群落以及优良的旅游产业生态群落和旅游体验生态群落作为支撑和依托。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我国的入境旅游发展还没有脱离传统上入境旅游孤岛型发展的思路和理念(当时我国入境旅游是自成体系的封闭式运行),新时期生态圈发展理念尚未形成。如果有好资源却没好空气环境作为背景、有好产品却没有即时分享的技术环境(这显然不符合入境旅游的年轻人群体),那显然是不利于入境旅游发展的。要明确的是,当前入境旅游发展的目的并不是创汇,而是通过吸引更多境外游客入境旅游,可以让外部世界了解中国、理解中国。

入境游促销经费额度也需要进一步提高,从经费来源保障角度看,除了目前国家旅游发展基金外,可以考虑从入境签证费中按照一定比例划转给旅游部门用于对外促销宣传。

入境签证体系也需进一步提高便利化程度,完善或施行签证服务中心、网上电子签证等服务,逐步施行有条件的旅游免签证制度,破除入境自由行发展的签证障碍,继续推进入境团队旅游市场的发展。突破现行免签政策有关“单点进出”的规定,充分利用高铁等城市间高速交通网络所产生的“时空收缩效应”,在72小时免签城市网络中实现自由进出。在总结72小时免签政策施行的经验基础上,优先在北京、上海等商务旅行和自由行市场规模较大的城市优先推行免签证制度,在入境团队游客规模较大的中西部地区推行团队入境免签证制度试点;在国家旅游综合改革试点地区以及转型升级重点地区优先推行规定时限内的旅游免签证制度。


初级化“旅游+”与高级化“旅游+”

旅游+不仅是旅游产业+,更是旅游消费+。如果从这个扩展意义上去看,旅游+实际上是缘于对社会文明演进的规律性的观察。从大的阶段上粗略的看,人类社会发展变迁大致是这样的:游牧社会是移动生产方式、移动生活方式重叠;农业社会是定居生产方式、定居生活方式重叠;进入工业社会,定居生产方式、移动生活方式开始游离、延伸,人们可以离开常住地,短时间、近距离为主;到发达工业化和后工业社会,则是定居生产方式、移动生活方式更频繁分离,人们可以走得更遥远、更自由,甚至重新开始了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的双重移动性,人类进入“追求高生活质量的社会阶段”,仿佛回归到前工业社会,但这是在更高文明程度上的生活追求。

作为一种移动生活方式,旅游就是寻找体验异托邦,是在有限时间内活出无限生命的过程,是在相异空间中观照后体悟自我存在和发展的过程。在异地想起常住地生活是观照自我存在,在异地融入进去则是自我发展的重要方式。这会指导回归常住地之后的自我发展甚至影响更广泛范围的社会发展。

“旅游+”预示着的产业化供给需求以及旅游业对其他产业的带动影响,都可以看成是这种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的大规模、趋势化分离后,人类社会在“非惯常环境”下异地化消费的内生要求。异域空间或旅游世界里所有东西都可以构成旅游消费的对象,所以“+”可以不断延伸,但若以产业视角而论,则不然。产业是供给视角的产物,必须要有边界。所以“旅游+”不简单是“旅游产业+”,不是简单地做大旅游规模,而是要立足“在地消费”向“异地消费”变迁的机遇,突出旅游消费对产业发展、社会变革、投资促进的积极作用和巨大潜力。“旅游+”不是从供给从产业,而应从需求从消费者角度来思考,提高旅游消费抽样调查科学性,旅游行政主管部门最大的存在价值也在于为旅游者服务,若亦以产业而计,“旅游+”的价值将极大地打折扣。当然,为了全面衡量“旅游业+”的积极影响,可以考虑结合国家或各省市投入产出表,编制旅游消费的全产业贡献度。

与“1+2=2+1”不同,“旅游+”与“+旅游”两者间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前者强调了旅游的主动性,后者表达的是被动性。对于夕阳产业或产业周期面临下行压力的产业而言,“旅游+”有其巨大的价值空间,旅游消费可以给这些产业带去新的消费市场、甚至改变这些产业的“生命周期”;而对于那些旅游发展所依赖的产业而言,则主要是“+旅游”的问题,比如近些年高速交通体系的发展所产生的“时空压缩效应”使得旅游的发展有了更广空的空间。

应搁置“ 旅游+ 还是 +旅游 ”的争议,以有利于旅游发展,有利于充分发挥旅游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为唯一准绳。同时,需要考虑旅游发展中“-”的问题,“十三五”发展规划要全面而非选择性地看待旅游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正如不能只看到高等级旅游景区景点的拥挤而无视其它景区景点艰难生存的现状。旅游供不应求与供过于求同样存在。旅游发展既存在供给创新的需要,也存在“去库存化”的需要,存在着旅游生产能力“去库存化”的需要。“旅游+”是要增加有效的供给,而“旅游-”则是要减少无效供给、不符合现实发展需要的供给。                                                                                      “旅游+”有初级化的“旅游+”和高级化的“旅游+”。只是表明旅游对其它产业或领域具有作用,那是初级化的“旅游+”,能够对其它产业或领域产生全面甚至颠覆性影响时,才是高级化的“旅游+”,这才是“旅游+”应该追求的目标。旅游固然有很多突出的作用与价值,但寄予太多希望也可能因为“旅游不能承受之重”而被“压垮”。希望通过“十三五”期间的发展,旅游能够真正纳入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工作的中心。

更多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6 citw2008.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白金会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16312号-1